时光任“染”

第四版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9-05-20 09:14:00    

  □和巧林

  一个偶然,得知母亲要用户口本,为了不让母亲太劳累,我答应下班开车带她回老家拿。

  母亲打开外公给她陪嫁的红木箱,里面都是些老旧物品。怀旧的我又翻出了里面的那个小小相框,都是些黑白老照片,虽然只是张小小的黑白照,根本不能和今天的高清美颜照相比,却依然掩饰不了母亲那一脸的青春与骄傲。我梳理着母亲的头发,在这诸多的花白中寻找当年的黑色,已经艰难得让我的鼻子微微发酸。“妈,咱收拾下快点回去,我抽空给你染染头发吧。”母亲痛快地答应了。

  没有一个女人不爱美,母亲算是个“粗人”,痛快、利索,样样拿得起放得下。母亲在同龄人中无论那方面都算得上是个佼佼者,生活的忙碌与不易让母亲难得抽身去精致地打理自己,却依然掩饰不了她自带的那份美丽。为了让母亲高兴,第一次试着开始给母亲染发。我买了纯植物的染发剂帮她在家里染发。

  一手拿梳,一手执发,我小心翼翼地提起,又轻轻柔柔地放下,一束一束,一梳一梳。眼看着一根一根白得透亮的发丝在我的手中渐渐变成褚红,再变成黑郁。色泽染上发丝,往事涌上心头。“白发逐梳落,朱颜辞镜去。”悠悠往事,一言难尽,直到今日自己也渐露白发,才明白母亲当时对那渐多白发的那份伤感。

  染好清洗吹干后,一头乌黑的秀发蓬松在母亲的肩头,镜子里的母亲又露出了舒心的笑容。

  时光任“染”。梳理着母亲的头发,黑发变银丝,华发亦可换美色。而我也突然明白,为人女为人母,你知我想,我如你愿,悠悠岁月悠悠情,这就是天底下最纯真的幸福!

  (作者单位:长治公司王庄煤业)

Copyright © 晋能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晋ICP备13004723号-1 晋公网安备 14010602060100号